年初一大早就来到爷爷家

时间:2018-08-07 02:5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相濡以沫的,是夫妻;相忘于江湖的,也是夫妻。随着两人的异地分隔,生活方式的改变、阅历的不同让往昔的浓情慢慢变淡,最终烟消云散。 第一次不欢而散,是表姐十五岁那年。她

  相濡以沫的,是夫妻;相忘于江湖的,也是夫妻。随着两人的异地分隔,生活方式的改变、阅历的不同让往昔的浓情慢慢变淡,最终烟消云散。

  第一次不欢而散,是表姐十五岁那年。她独自一人,年初一大早就来到爷爷家。“你要为我主持公道。”她红着眼,带着哭音。爷爷起初不同意,可表姐说着说着就真哭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年初一就遇到这种事,爷爷沉着脸,最终同她一起去了,连新年里的头顿饺子都没吃。

  十五岁的表姐喜欢上了同村的一个小伙儿。二大爷一家都是庄稼人,供三个孩子念书实在不易。偶然间听说女儿早恋,他气不打一处来,当晚就把表姐骂哭了,并且警告她:再瞎搞,家里就不供你念书。

  不知是爱的力量强大还是青春期的叛逆,亦或是表姐本性太过倔强,被二大爷责骂以后她不但不听劝,反而愈演愈烈,主动向小伙儿示好、表白。女方一主动,单相思变成了正儿八经的谈恋爱,虽然双方家长都不同意。

  表姐十六岁那年,刚满十八岁的男友连高中都没念完,就被家里送去当兵。如胶似漆的小情侣无法接受分离,于是临行前,表姐为表忠诚,背着家里人偷偷跟那男生去了县城,在某家小旅馆里开了房。

  做完一切该做的事情,男生奔赴远方。可去了不到两个月就被一封电报急召回家。电报里说,家里母亲得了重病。

  又是一个大年初一,男生急匆匆赶到家门,还没进屋就被扇了一耳光,刚要动怒,抬眼一看却是诈病的妈妈。

  “我,我咋气你了?”男生边说边捂脸,气冲冲地迈步进屋才发现客厅里坐满了人,这其中就有爷爷。逐个数过去,他在角落里也发现了表姐,她低着头,一语不发。

  听了父女俩的对话,他立马反应过来,表姐有了身孕。也不知是年轻气盛还是年少早成,他当场搂住表姐,说立马就可以娶她。整个屋子顿时寂静一片。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迎娶表姐顺理成章。男方家里人开始多少有些抵赖的意思,说娶不娶还要看孩子的意思。谁承想,孩子一回来就表态同意了。

  一个是在2018年的1月7日,某位微博博主上传了一段陈奕迅参加某活动的视频,在围观的众粉丝中一个突出的声音在呐喊着:“陈奕迅!游泳健身了解一下!”,该视频的转发评论点赞数均破万,使得该梗就此走红网络,成为网络语而存在。

  男方家里选了吉日,给表姐操办个婚礼,说等到了岁数再让两个孩子领证,并表示让表姐先跟他们一起住,等以后有钱了,再给两个人盖房子。

  本以为结婚以后便是永久的甜蜜。谁知道婚后没多久婆婆就开始嫌弃表姐,到处和人抱怨儿媳妇这不干那不做,“一点不勤快,”配不上自己儿子。

  过门时,表姐已有4个月的身孕,大冬天不敢碰凉水,也不可能卖力气,可惜婆家没人同情她。她又不敢反抗那些冷言冷语,怕婆婆变本加厉地折腾自己;也自觉没脸回娘家,怕人笑话,只好躲在被窝里哭。

  表姐夫看不过去,心疼媳妇可也不敢顶撞亲妈,夹心饼干当得窝囊,一气之下偷了家里一笔钱南下经商去了。临走前,他跟表姐保证:我不会变心,等落脚了就接你过去。

  表姐把誓言当好生活的希望,起初也盼到了丝甜头。宝宝出生前几天,表姐夫拎包回来了,塞给她一笔钱。只是孩子刚满月他又离家闯荡,之后四年多再也没回来过。除了每月给表姐寄钱外,电话也越来越少。

  而这几年,表姐依旧和公婆住在一起,既要耕地种田又要服侍老人还要一个人带孩子。家里人实在心疼,都劝她离婚,表姐不同意,“再等等,他说了一安顿好就来接我的。”

  二大爷最后还是心疼女儿,给女婿表姐夫打电话要挟他:再不回来,我就让女儿改嫁!这一吓,真把表姐夫吓回来了,不早不晚,就在孩子五岁生日那天。

  五年过去,表姐夫变了样:开着轿车,戴着墨镜,西装革履。他一推门把孩子吓一跳,跑回屋躲在妈妈身后。等他进屋,摘掉墨镜,表姐瞬间就呆住了。他靠过去,她推开他;他要抱孩子,她把孩子搂在怀里;之后他冲上去,使劲儿搂住她,像当年答应娶她的时候一样。表姐没有挣脱,趴在他的肩膀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原以为这样的日子算是幸福,她从此可以不再辛苦,但后面的进展和所有被嫌弃的糟糠妻一样,荒唐离谱,却也在意料之内。

  人靠衣装后,丈夫又嫌她皮肤不好,没城里的女人白。表姐心里委屈,摔门而出,他转身就冲孩子来一句:“你看你妈,真没文化!”

  渐渐地,表姐学会了化妆、打扮,可每次叫他来看,他都不理不睬,烦了就跟孩子讲:“你看你妈,整天啥也不干,倒是越来越臭美了。”

  不打扮吧,他嫌表姐给自己丢脸;打扮吧,他又担心她会变坏。他让她在家里呆着,却越来越鄙视她的整天无所事事。言语间,他用自己的方式宣泄着各种看不惯。

  令她失望的远不止这些。没过一年,男人提出分居,说是忙工作,怕耽误表姐休息。紧接着,男人又经常借口在外谈生意,十天半月才回次家。无意间和邻居聊天她才清楚,此类行为是他“外面有人”的节奏。于是她溜进男人的房间,在书桌里的旧相机里翻出了各种物证。看着相机里他搂着别的女人一副亲昵的样子,表姐气得发抖,却技无可施,只能以泪洗面。

  没钱的时候,一个人带着孩子,就算受婆婆的气,受众人的指点,四五年也能熬过来。可富裕了,在一起不到一年,她就支撑不住,带着满身的伤心跑回了家里。将信任交给有钱的男人,结果总归是失望的。也许在刚踏入城里的家门时她就应该收回脚步,只是如今种种,彻底断了她的回头路。

  爷爷家的春节,第三次被表姐打破。她依旧哭个不停,眼泪是她唯一的武器。“男人都是有钱就变坏。”她嘟嘟囔囔,在场的爷们都不吭声。钱不过是个幌子,内心深处的欲望和贪婪才是男人难以逾越的屏障。

  表姐夫兑现了他的诺言:有钱了,我就把你接到城里来。可是生活方式的改变、阅历的不同,两人的心已经不再像当年那样可以合二为一。分离是迟早的结局。

  但对女人来说,明白这点,付出的代价太过惨痛。表姐如今不过二十出头,可她的心,早在16岁那年奉子成婚、5年不间断的操持农务家务以及最后那看似幸福实际心如刀割的一年中,一点点被残忍地磨去了青春的蓬勃,透出半百老妪的暮气沉沉。

  年轻时的那份海誓山盟是爱情吗?表姐现在越发不懂了。她的生活变成了守着儿子度日,儿子成了她的命根,真正的希望。

  相濡以沫的,是夫妻;相忘于江湖的,也是夫妻。“等你有钱,就不必来找我了。”如果可以,当时,生性倔强的表姐也许应该说出这句原本该说的话。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澳门真人博彩官网在线